目錄

關於財團法人彭明敏文教基金會

前 言

長久以來,台灣人一直沒有管領過自己的鄉土,沒有主宰過自己的命運。

如今,黑暗將去,黎明在望,我們必須接受新時代的挑戰,建立以台灣主體性為基礎的新體制,證明我們有管領鄉土,主宰命運的能力。

讓我們一起為建立這樣的新台灣而努力,讓我們凝聚智慧,奉獻熱忱,為台灣人的子子孫孫點燃新希望。

台灣人走過荊棘,歷經熬練,已有足夠的能力做自己命運的主人。

只要我們發掘和培養更多的人才,不分族群,攜手合作,相信我們必定能為台灣創造更美好的明天。我們要抱著信心,迎接新時代,我們要做長期不懈的努力,讓台灣充滿新希望。

 

董事長的話

二十世紀眼看結束,台灣還沒有完成民主化,還沒有建立自主性的新體制以前,就要迎接新時代的挑戰。

台灣當然有不少優異的自然和人文條件,可是,有史以來,台灣人並沒有做過自己的主人,因此,也沒有機會主宰自己的命運,並安排一個可以讓自己的後代長治久安的環境。

我雖然在日本接受高等教育,留學加拿大和法國,在瑞典和美國流亡了二十三年,但從孩提到今天,我的心沒有一刻離開過台灣。

歷經多年的折磨與思索,我痛切領悟台灣人的優點和弱點,徹底明白我們只有結合更多同志的物力、智慧、熱忱、努力,才能讓台灣人更有尊嚴的生活在二十一世紀。

我誠懇地盼望每一位願意為台灣長遠的未來深思的朋友,跟彭明敏文教基金會一起,共同為新時代的新台灣創造新希望。

 

成立緣起

台灣自從脫離日本的殖民地統治以來,逐漸形成一個獨立的命運共同體。在這將近五十年的歷史上,彭明敏教授無疑是一位寂寞的先知

他在1964年毅然發表「台灣自救宣言」,主張「一中一台」,「確認反攻大陸為絕不可能,團結一干二百萬人的力量,不分省籍,竭誠合作,建設新的國家」,因而被捕、坐牢、軟禁、偷渡、通緝、流亡,被追與心愛的台灣長期隔離

然而,蔣介石父子去世,戒嚴解除,動員戡亂時期結束,歷史終究一步步向他早熟的主張逼近,他於是結束了二十三年的海外而亡生活,返回台灣

彭明敏教授在還鄉後遍訪各地,鼓吹「確立台灣的主體性」,強調「台灣要為台灣而活,不要成為其他目的的工具」,呼籲建立台灣命運共同體。他深入考察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變遷的面貌,迅速準確地掌握在台灣所要面對的新課題。他清楚地看到:儘管台灣的民主化已經有了雛型,但面對即將來臨的新時代,我們一方面必須克服舊時代留下來的積弊與陋習,另一方面還要適應前所未有的變局,迎接新時代的挑戰。如果我們不肯努力尋求嶄新的世界觀與宏遠的歷史視野,從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重整,並設計以台灣主體性為基礎的新秩序結構,台灣不但無法積極參與後冷戰時代國際新秩序的形成,更無法為二十一世紀人類的終極和平與地球的共存共榮貢獻心力,連生存發展的機會都恐怕會被剝奪

彭明敏教授的朋友學生,深切體會他的胸懷與畢生志業所在,希望獻出更多有形的財力與無形的熱情來支持他,使他的志業一步步地落實,在台灣這塊大地開花結果。因此,我們成立「彭明敏文教基金會」,準備結合國內外的學者、專家、政治社會文化工作者,乃至青年學生和一般民眾,共同思考台灣的未來,深入探討台灣所面臨的新課題,與台灣人共同迎接二十一世紀,替台灣點燃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