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返鄉感言

這些年來的流亡生活,雖然把我鍛鍊得意志堅強,可是今天當機輪觸及故鄉寶島的泥土時,再也難抑思鄉的情懷。當我步出機艙踏上故鄉的士地,面對諸位鄉親時,我知道這些年來所堅持的信念,並未落空。對於各位鄉親不辭勞頓前來為我打氣,深感愧不敢當。在此先向鄉親們表達衷心的感激。

多年來的逆境和困境,對個人而言,確實是漫長而艱辛的考驗和磨練。但這些年在海外東奔西馳,心神之所以未曾有一絲沮喪,未曾有一絲怠惰,是因為對台灣人民的良知以及民主自由的將來,深具信心,同時,也因為海內外朋友以及相識和不相識的同志們,不斷地鼓勵和支持,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念。所以,我也要藉這個機會向海內外所有的鄉親朋友以及同志們謹致最誠懇的謝意。

距離當年發表「台灣人自救運動宣言」匆匆已經二十八個年頭。在這期間,故鄉的民主志士前仆後繼,寫下了可歌可泣的台灣民主運動的輝煌史詩,其犧牲和成就不可謂不大。然而,台灣民主化的大業,前途仍遠,阻礙仍大,刺激仍多,亟待大家繼續奮鬥前進。我回到故鄉,也就是希望將個人幾十年來追求民主自由的理念和心得,傾囊獻給故鄉,並以「做台灣的牛馬」為榮,追隨同胞、認同台灣、團結一致,為故鄉的世世代代,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和諧安定、繁榮清潔的社會。

幾年來,故鄉激變了。好的、壞的,都相對變得極端厲害,這些變化也正在印證我們三十年前所提出的理想和主張。流亡多年,現在總算尊嚴而公開地回來。我願為始終所服膺的理想和主張,獻出餘生,與大家繼續努力。只盼一本「追求全體台灣住民的福祉和尊嚴」的原則,大家捐棄成見、攜手同心。果能如此,即是台灣人民之福矣。二十八年前,我在「自救宣言」裹就明白主張,居住在台灣島上的所謂「本省人」與「外省人」應該共同合作,為建設台灣而奮鬥。今天,我仍秉持這一理想,不分「省籍」,不分你我,團結一致,創造更美好的明天。為此,我願以超然的政治態度,只問台灣的整個大是大非,不捲入無謂的朋黨之爭,潔心淨志只為台灣的民主而奉獻。

在此,我沉痛地呼籲,台灣既然已傲然踏進民主化的花園,民主開放已成為朝野共識,因戒嚴時期陳年舊案不應該繼續追訴。

「十年生死兩茫茫」,何況二十八年!那夢裹不知身是客的日子,如今回顧仍無怨無悔。當初命運將我帶離台灣,如今他又將我帶回台灣。雖然近鄉情怯但在我個人生命的小史上,卻是時空的一個滿圓(FULLCIRCLE)。

去國經年,對故鄉親友的懷念,實非筆墨所能形容。然而,這些年來,迫於環境,與故鄉的親友殊少聯絡,雖然至為歉疚,但也始終默默祝福。這次回鄉,才應即刻趨前請安候教,唯念初抵故土,諸事山積,為了馬上投入台灣民主事業的戰陣,盡速回饋故鄉,勢必暫時難以抽身。不過一俟稍有閒暇,當即一一晉謁,共敘舊誼。值此初返乍到之際,身心亟需時間調整,因此社交應酬亦擬暫時謝絕,敬請體諒原宥。

謝謝大家。

1992年11月1日